豫剧唱词《大祭桩-路遇》

来自戏曲百科

豫剧唱词《大祭桩-路遇》

豫剧大祭桩》(王清芬

舞台版

黄桂英:

(唱)倾盆大雨天地暗,黄桂英恨地我又恨天哪!

恨苍天不遂人的愿,人也难俺,你,你,你也难哪!

你明知呀,我急去法场把李郎见,你偏偏风雨交加又来阻拦。

任凭你风似利刃雨似箭,隔不断夫妻心相连。

我不顾路滑往前赶,跌倒再起再向前!

中途路上难煞俺,思前想后我的心不安,

怕只怕老爹爹他来追赶,行至中途把俺拦。

我又恐怕,法场无情它不准见,是夫妻俺还未有配姻缘。

还恐怕—步去迟到达晚,我再难见,再难见俺的结发男。

我不顾风雨要把路蹣,闪出来两条路我作了大难。

李 母:(唱)一见贱人我气炸心,

黄桂英:(唱)你为何打骂俺问路人?

嫂 子:(唱)你父女做事心太狠,

李 母:(唱)今天我与你把老命拼。

黄桂英:(白)……孩儿行至中途遇见婆母,你不问青红皂白、来情去路,你手执仗棍,将孩儿这样地责打,我的婆母呀,你怎知孩儿我屈——,婆母娘,你将孩儿打死——我可不敢说屈呀!

(唱)婆母娘且息怒,听孩儿我与你讲来呀!

婆母娘切莫要怒气不休,容孩儿对慈颜诉说情由。

自从咱李黄两家结定后,我与公子心心相印情意投。

恨奸贼残害忠良把谎本奏,害的恁一家人凄惨漂流。

我的父趋炎附势忘故旧,你的儿来投亲他不肯收留。

恁的儿离俺府我心难受,每日里思念他我苦在绣楼。

那一日小丫环她对我说透,才知道你的儿卖水在街头。

本有心劝爹爹俺不敢开口,俺怕他家法严哪气冲斗牛。

又有心找李郎我大街去走,无奈是闺门女难下绣楼。

左也思右也想我容颜消瘦,怎忍心叫夫妻情顺水漂流。

无奈何呀,托丫环才找他在角门等候,见了面哪盟心事偕老百秋。

他许俺姻缘事天长地久,俺许他做夫妻永结鸾俦。

当夜晚差丫环把银两送就,偏遇着那狠心贼杀死丫头。

听密语才知晓谁是凶手,陷害公子入死牢是预设阴谋。

苦打成招问成罪,下在南监坐牢囚。

听说上司公文到,明日法场要斩头。

俺背着爹爹不知晓,改换女装下绣楼。

不顾丑,不顾羞,不顾风刮雨打冷飕飕。

俺不顾爹爹把俺打,也不顾闺女未上头。

抛头露面苏州走,去祭桩啊,去祭桩表一表俺这夫妻的情由。

适方才遇婆母在三叉路口,儿螅我气了你礼义不周。

婆母娘你若是再要难受,来!来!来!我的婆母啊,

你或是打,或是骂,你就拐杖来抽吧!我的婆母哇!

李 母:

(唱)贤儿媳且莫要泪如雨,你受委屈娘怜惜。

方才打你是娘无理,为娘我与你赔情作揖。

豫剧电影版

黄桂英:

(唱)倾盘大雨天地暗,黄桂英恨地我又恨天哪!

你明知呀,我急去法场把李郎见,你偏偏风雨交加又来阻拦。

任凭你风似利刃雨似剑,隔不断夫妻心相连。

闺门女顾不得抛头露面,为的是祭李郎法场鸣冤。

只恐怕—步去迟到达晚,与李郎今生今世相见难。

心中焦急似火燃,闪出来两条路我该走哪边?

李 母:(唱)一见仇人满腔恨,

黄桂英:(唱)你为何打骂俺问路人?

妹 妹:(唱)你父女做事心太狠,

李 母:(唱)打你个无情无义人。

黄桂英:(唱)哎呀!我的婆母娘!

李 母:(唱)你丧尽天良昧姻亲,又设圈套假送银。

苦害我儿李彦贵,为的是攀高你另嫁人。

杀子之仇我要报,打死你祭奠我儿屈死的魂。

黄桂英:

(唱)婆母娘且息怒,听孩儿我与你讲来呀!

婆母娘且莫要怒气不休,容孩儿对慈颜诉说情由。

自从咱李黄两家定亲后,我与公子心心相印情谊投。

恨奸贼残害忠良把谎本奏,害的你一家人呀凄惨漂流。

我的父趋炎附势忘故旧,他不该背盟约将恩作仇。

我宁愿随忠良蓬户瓮牖,决不攀权势家玉宇琼楼。

我赠银助公子去伸冤奔走,是夫妻就应该风雨同舟。

也怨我做事不密被人瞧透,狠心贼下毒手杀死丫头。

回想起那一夜三更以后,见爹爹与刘进设宴相酬。

那狗官对黄良亲手敬酒,我的父赏银两频频点头。

听密语才知晓谁是凶手,陷公子如死牢是预设阴谋。

与爹爹辩是非我痛心疾首,为利禄他不肯转舵回舟。

虽然我弱女子无力相救,我也要把真情诉告街头。

趁着爹爹离房后,改衣换装下绣楼。

不顾丑不顾羞,不怕路滑风雨稠!

闺门秀女法场走,为李郎去诉冤,我生死不回头!

儿幸遇婆母娘啊自家骨肉,不料想惹高堂火上加油。

只要娘能解恨还未打够,来!来!来!,我的婆母哇!

你接着打,接着骂,儿决不把泪流。婆母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