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唱词《秦雪梅吊孝-扶灵柩我心如刀绞珠泪簌簌》

来自戏曲百科

豫剧唱词《秦雪梅吊孝-扶灵柩我心如刀绞珠泪簌簌》

豫剧秦雪梅吊孝》 扶灵柩我心如刀绞珠泪簌簌

哭了声商郎夫你真乃命薄

自幼儿咱两小无猜早结情果

成亲眷也算是天地巧合

多不幸你家中遭下天祸

到俺府去读书我长把心锘

即怕你吃不好又怕你穿不妥

还怕你的心中烦闷不快乐

我的商郎夫我的好哥哥

你的影常和我的心连着

我的父将你赶铸成过错

害得你回家来命见阎罗

商郎夫你一死可是苦了我

撇的我孤苦伶仃

伶仃孤苦不上不下不下不上

可是死可是活

奴的夫你要死你怎不叫着我

怎不叫我与你同死免受折磨

想奴夫也读过些圣贤列科

想奴夫也看过些英雄传略

古圣贤谁不遭流离颠簸

大英雄更难免困愁坎坷

这些人倘若是都像你死过

有丰功和伟绩如何创拓

你应知为君死死得其所

你应知为民死重如泰岳

你应知报国死千载受爵

你应知为土死万古不磨

像你这狭量人哪有几个

看性命如淡水难收好泼

商郎啊

你不想前,不想后,就不想想我

不念名不念利你就不念娇娥

你可见春日柳梢雁飞过

你可见东阳檐下舞双雀

你可见那绿水池边鸳鸯卧

你可见那青山崖前白鹭落

是飞鸟它还知不离伴伙

商郎啊

你怎忍心把妹妹一旦舍割

哭商郎,哭得我咽哑喉锁

哭夫君哭的我失去知觉

左张望右盼顾棺材一个

阴森森情凄惨使人难活

闭目去只见那洪水烈火

睁眼来又见那鬼怪妖魔

心恍惚眼花乱肝胆欲破

我的商郎夫啊

到何日咱二人鸳鸯同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