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唱词《琵琶记-夫君你责怪我声声怨气》

来自戏曲百科

豫剧唱词《琵琶记-夫君你责怪我声声怨气》

豫剧琵琶记》(张艳萍) 赵五娘:

唉!夫君你责怪我声声怨气,你可知三年来我苦苦支撑,

凄风惨雨,多少屈。多少难,多少悲凄!

自从你与为妻长亭别离,从此后天涯渺渺再无消息。

婆母娘为想你常年泪如雨,老公爹为想你染了病疾。

陈留郡三年大旱荒灾满地,老百姓吃了草根吃树皮。

五娘挨饿我尚能忍,二爹娘他们挨饿我心痛惜。

张叔公他接济送了一捧米,一捧米咋顾仨肚皮?

米为爹娘煮粥饭,五娘灶房吞糠秕。

爹娘粥稀没吃饱,气冲冲灶房责儿媳。

责怪五娘有藏匿,灶房偷吃好东西。

在灶房找出了糠和水,才知道五娘我吞糠充肚饥。

爹娘大哭悔不已,不该错怪好儿媳。

又愧又悔心火起,病饿摧残命归西,临终之前眼睛闭。

怨柏喈,责夫婿,养儿不归不如媳。

紧拉五娘悲泪滴,此刻夫君你在哪里?

无银钱,葬公婆,无助无依,赵五娘跪长街青丝换席。

扒土造坟裙铺地,十指挖伤血淋漓。

为寻夫把公婆丹青描记,一笔笔尽是血泪点点滴。

一路乞讨千万里,抱琵琶相府来见乘龙婿。

乘龙婿,好阔气,吃好喝好穿锦衣。

你既把爹娘来惦记,为什么三年无信息,无呀无信息?

你既知我在家艰难,为什么你京城高攀另娶妻?

你既知孝是人之本,为什么生不养,死不葬,

孝不戴,麻不披,不养不葬,不葬不养,孝不戴呀,麻不披呀,

何颜面对天和地,何颜面对结发妻?

这琵琶曾记咱夫妻情意,而如今声声别离声声凄。

早知你京城又再娶,五娘我决不来这里。

倒不如,想着你,盼着你,夫妻情意压心底,

伴琵琶老死在乡曲,在乡曲!